秀山红军桥红军洞 记录着一段军民鱼水情

来源: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08-01 20:57 13381 阅读

▲秀山红军桥(图源:中红网)

▲秀山红军洞

在重庆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雅江镇江西村前,有一座石拱桥,叫作“红军桥”;村后还有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山洞,叫作“红军洞”。这一桥一洞,记录着红军将领与人民群众鱼水情深的一段佳话。

1934年10 月,贺龙、任弼时、萧克、王震率领的红二、红六军团,打算从贵州松桃经四川秀山,挺进湖南湘西。军团任命18岁的段苏权为独立师政委,与师长王光泽一起率800多人留下阻击敌军,掩护主力东进。段苏权和王光泽率领部队伪装成红军主力,在黔东地区开展游击战,拖住一万多敌军 20余天,成功掩护主力部队向湘西挺进。完成任务后,他们打算率独立师东进湘西与主力部队会合,却遭到敌人围攻,损失200多人,余部600多人只好向四川进发。

11月25日,独立师进入四川秀山,进抵古镇梅江场,突然遭到隐蔽的敌人开枪射击。走在队伍前面的段苏权脚踝中弹,顿时失去支撑,倒在街上,无法动弹。几个战士奋勇争先,把受伤的段苏权背了回来。经过一番激战,红军占领了梅江场,但为躲避追兵,部队又继续向雅江前进。

为了不影响士气,段苏权强忍着脚踝处钻心的疼痛,挺直腰板,坚持上马骑行。看到他的脚踝不停地流血,战士们内心十分难过。在大家苦心劝说下,段苏权躺到了担架上。此时,敌人一路围追堵截,部队行进缓慢,无法甩开敌人,不断有战士牺牲、被俘、失散,独立师几乎弹尽粮绝。王光泽心急如焚,他必须迅速将余部带出秀山,赶到湘西和主力会合。担架上的段苏权也十分内疚,他无法指挥战斗,不能为师长分忧还拖累4名战士轮流抬着自己,影响了行军速度。

鉴于敌情严重,任务艰巨,王光泽流着眼泪叫干部和战把段苏权抬出战场,安置在李木富家。这里虽然是穷乡僻壤,但是小道消息也传得很快。第二天一大早,几个本地的民团团丁听说李木富家藏有红军,便强迫李木富带他们到山洞搜查。段苏权看到凶恶的民团团丁冲进山洞,本想起身反抗,但是重伤在身,又手无寸铁,只得任由团丁搜走了他身上的3块大洋,扒去了他的军装。之后,民团头子准备向他开枪,李木富连忙拦着说:“莫造孽哟!打他做什么?他脚断了,跑不了。图个财就行啦,莫害人家性命!”那个头目大概是看在李木富曾为民团做过衣服的情面上终止行凶,恶狠狠地瞪了段苏权一眼,吆喝着团丁朝东北方向追捕其他红军去了。

虽然逃过一劫,但由于没能得到及时医治,段苏权的脚伤发炎化脓了。李木富到当地医生苏玉那里为段苏权抓药,然后用煮过的竹片刮去他脚上的白脓,用冷盐开水洗净,再撒上药粉包扎好。

一个多月后,段苏权脚上的伤口基本愈合,只是脚掌还不能落地。这时,李木富家中的口粮也几乎耗尽,一家几口人靠着红薯稀饭勉强度日。段苏权知道,不能再拖累李木富了,于是决定离开。临走前,李木富请医生苏玉的儿子做了一对拐杖,让段苏权扮成叫花子,去找红军部队。段苏权将讨饭碗拴在裤腰带上,双手拄着拐杖,艰难地挪动身子,离开了寨子。善良的李木富夫妇站在村口,看着段苏权一瘸一拐地离去的背影,鼻子一酸,不禁流下了眼泪。

一个月以后,李木富到川湘交界处的秀山洪安街赶集,竟然再次见到拄着拐杖的段苏权。此时的段苏权,没有找到部队,流落街头,以乞讨为生。两人相见,抱头痛哭。这个情景引起了街上行人的注意,有人走过来悄悄对段苏权说:“快走!有人认出你是失散的红军,还是一个当官的,扬言要把你丢下河去淹死。”于是,李木富迅速找船,把段苏权送过清水江,到达湖南境内的花垣县茶峒镇,又送给他一百文铜钱,才依依惜别。

经过千辛万苦,段苏权终于回到湖南省茶陵县老家。抗战爆发后,段苏权赶到太原,找到了老上级任弼时。任弼时见段苏权还活着,高兴地说:“我们曾给你开过追悼会,原来你还活着啊!好!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!”段苏权将自己这3年的经历作了汇报,任弼时听后,赞扬老区人民的仁义心肠,并说:“将来革命成功了,应该好好感谢他们。”

段苏权回到部队后,逐步成长为战功赫赫的高级将领。1955年9月,段苏权被授予少将军衔,荣获二级八一勋章、一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。每当他看到脚上的伤疤,就会想起武陵山区的救命恩人。他曾多次打算去寻找恩人,但因为工作等原因,一直未能如愿。

1983年10月,时任全国人大常委、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政委的段苏权,应邀参加了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成立大会。借此机会,他走遍了曾经战斗过的地方,访问了不少干部群众,但由于年代久远,加上当年知道他身份的人很少,所没有打听到李木富的下落。几天后,段苏权返回北京,临行前委托秀山县党史部门继续寻找。不久,86岁的李木富老人听到消息,立刻向秀山县委汇报了当年的情况。段苏权在北京看到当年救助过他的几位恩人的照片,激动得热泪盈眶,情不自禁地说:“我是多么的高兴呀!他们无愧于红军的亲人,理应受到新社会的尊敬和爱戴。”

找到李木富后,段苏权多次给他寄送生活费,还托人捎信,问他需不需要什么待遇。李木富说,我个人啥也不要,就是希望在村前的车田河上,给乡亲们架一座桥。段苏权决定,由自己个人出资建桥,并委托秀山县委县政府将这项工程办好。没过多久,河上就架起了一座水泥、鹅卵石混合而成的石拱桥,群众亲切地称这座桥为“红军桥”。秀山县委县政府还在当年李木富掩护段苏权的岩洞前立了碑,命名为“红军洞”。


猜你喜欢